正文

從霍金開微博看“網紅”新趨勢

2016年12月22日 14:37 來源: 網絡傳播雜志

  【導語】在受眾“族群化”的大背景下,更加需要多樣化的“網紅”類型,進行“因人而異”的引導,才能盡可能多地帶動每一個互聯網“族群”參與到輿論場的正能量建設中來

  世界著名理論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在4月12日發出了第一條中英文雙語的微博,向中國網友問好,一時間引發了網友的關注熱潮,網絡段子手們的熱情被激發,而霍金的微博粉絲數在短短五個小時之內漲破100萬。截至次日凌晨1點,霍金的微博粉絲數量迅速飆升至195.7萬,成為“史上躥升速度最快的網紅”,并最終達到了300萬數量級。“網紅”霍金在極短時間內“照亮”了整個輿論場,昭示了當前大熱的“網紅”現象新趨勢。

  這個“網紅”不一樣

  “網紅”是網絡紅人的簡稱,近年來在中國互聯網輿論場上的影響力持續走高。“網紅”Papi醬品牌估值1.2億元,更是“網紅傳播時代正在到來”的明證。霍金和之前的“網紅”大不一樣,在成為“網紅”同時,顯然也給這個詞帶來了新的定義和內涵。

  根據《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在2002個受訪者中,79.9%的受訪者認為,“網紅”就是為了出名、各種搏上位的年輕人,僅16.9%的受訪者認為“網紅”是意見領袖等佼佼者。霍金本人作為盧伽雷癥患者,無論是他的研究領域還是他的個人形象,似乎本身并不具備被“明星化”的條件。

  “網紅”無論是“奇葩型”“顏值型”還是“才藝型”,在輿論場上收獲熱捧的同時,也會遭遇到質疑和抨擊之聲,有時候這種爭議聲還很激烈,甚至有些“網紅”就是依靠這種爭論而存在的。可以說,“網紅”一詞本身就是一個內涵帶有爭議性的網絡標簽。而霍金從一開始便一邊倒地收獲了輿論場上的熱烈歡迎,網民開始賦予“網紅”一詞更多積極內涵,成為一種對霍金本人表達親近的方式,更隱含了對霍金能在身體不便的情況下積極融入互聯網的肯定。

  很多“網紅”初期的關注群體十分草根而且小眾。但霍金的關注群體顯然一開始覆蓋面就十分廣泛,無論從年齡結構、受教育程度、性別組成還是職業領域來看,霍金微博上的粉絲群成分非常多樣化。

  就在開微博后的第二天,霍金提出了他的第一個話題——關于“突破攝星”的項目,設想“堪稱瘋狂”,即建造一批激光推進的微型星際飛行器,預計花20年時間到達離太陽系最近的恒星系統。這樣的話題很快便擴散開來,引發更多次生討論,完全不同于之前的彈幕、美顏、聊天必備“表情包”等互聯網“風景”。

  即便從粉絲關注數量、粉絲群成長速度這些“吸粉指數”來看,“網紅”霍金也是大不一樣,在多項“吸粉指數”上堪稱“碾壓”。根據相關統計,霍金在開通微博后3小時內便獲得78萬粉、14萬轉發、13萬評論、26萬點贊。相比于霍金的5小時百萬粉絲數,國內的名人迄今沒有能做到一天之內微博粉絲數突破百萬的,最接近這一紀錄的范冰冰,也是花了36小時才突破百萬粉絲數。

霍金微博截圖。

  “網紅”霍金為何與眾不同

  霍金開微博成“網紅”,顯然并不是被“網紅經濟”可能帶來的利益所驅動,盡管按照一些網民的推測,可能有出于推廣“突破攝星”這一項目的目的,但總體上并無直接利益上的考量。除了出發點純粹,霍金能迅速成為“網紅”,并且在第一時間就能獲得網民好感,還有以下具體原因:

  霍金本人的知名度和話題度。某種程度上,說霍金是“網紅”并不符合實際,早在他開微博之前就已經是輿論場“紅人”,本人的高知名度早已建立。相反,在一些網友看來,霍金的到來反而給日漸趨于沉寂的微博輿論場帶來了新的活力。從霍金本人之前在輿論場的表現上來看,他也早已是媒體界的“寵兒”,受到的關注度很高,經常能從他的最新發言中形成新的輿論場熱議話題。正是這種早已存在的“潛能”,決定了霍金能迅速在微博上成為“網紅”,并且今后也始終能成為微博上的關注熱點。

  互聯網存在關注度“富礦區”。在信息爆炸的年代,各大媒體平臺和自媒體終端都在激烈爭奪用戶關注度,使得關注度成為互聯網上十分稀缺的資源,為了爭奪關注度,各種雷人、奇葩乃至極具爭議的營銷噱頭層出不窮。然而“網紅”霍金的迅速崛起向業界人士表明,關注度資源并沒有真正枯竭,之前存在著大量被忽視或忽略了的話題領域和活躍討論范圍。霍金的出現,其實是填補了一個信息和話題需求的空白,這可以從微博開通后引發的眾多科普和科幻類話題中得到驗證。在霍金之前,無論是“人機圍棋大戰”的“阿爾法狗”,還是《最強大腦》中挑戰智商極限的智力強者,都昭示著在相關科普領域存在著大量可以深度挖掘的關注度“富礦區”。同時,這意味著還有大量的關注度空白領域可以開拓、挖掘和占領,需要的是只是發現這些“富礦區”的能力。

  專業團隊和相關平臺的支持。霍金本人主動聯系要求進駐微博,但他本人背后的支持團隊也功不可沒。如霍金發言后緊跟著的翻譯貼切的中文內容,便是背后團隊有力運作的一大明證,進一步提升了“網紅”霍金的親民度。霍金官方微博據稱是由霍金團隊以及社交媒體公司Stradella Road共同管理維護,后者是個營銷公司,一直幫好萊塢大公司在社交平臺做宣傳。同樣,新浪微博平臺也充分認識到霍金進駐微博的重大意義,第一時間就進行了置頂和推廣。本質上,這些行為同樣也是營銷,但并不顯得突兀,更沒有引發網民反感。

  獨創性的內容和可預見性的風格。還需要提到的是,霍金開微博,其個人風格和既有品牌形象保證了他能在普遍商業化操作的“網紅”中脫穎而出。他發布的內容不存在同質化風險,話題可延展性強,而且內容生產穩定可持續。還可預見的是,今后“網紅”霍金提出的話題也必然會圍繞著相關科學問題展開,絕不會發生話題偏移和低俗營銷現象。這樣的個人獨創風格的穩定性,事實上也早已被粉絲們預見,并在第一時間成為他的忠實粉絲,體現出高度的用戶黏性。

  輿論場需要更多這樣的“網紅”

  “網紅”霍金的出現,使得我們對“網紅”現象有了更深層次的、更加全面的認識。“他的出現是微博上的清流”,其中的成功經驗有利于社會管理者今后對“網紅”現象進行引導,為輿論場正能量建設提供更為強大的方法和思路。

  高回報的潛能已經讓“網紅”成為資本關注的新入口,所以為了成為“網紅”,一些人也突破了底線,炫富、色情等內容隨之成為監管的難題。“網紅經濟”這種新業態到底能走多久、多遠,除了取決于其內在的發展邏輯外,也取決于其在整個社會精神文化領域的角色定位。而“網紅”霍金的出現說明自媒體不全是膚淺、快餐文化,發展到一定階段,自媒體用戶也會有諸多高大上的訴求。不久前美國人發現“引力波”時,在微信上引發的國人討論十分熱烈。霍金成為中國“網紅”,不僅因為他的自帶“網紅”屬性,還因為很多中國網民本身就有獲取高端知識的需求。

  實際上,無論在國內還是國外,以Papi醬為代表的“網紅”都并非新生事物。早在10年前的網絡論壇時代,“芙蓉姐姐”就在推手們的幫助下成名。此后,微博“大V”在自媒體時代風起云涌,而如今,隨著微信公眾號、短視頻、直播平臺等更多自媒體平臺的出現,越來越多的“網紅”出現在公眾眼前,圍繞“網紅”衍生出的產業鏈也令人眼花繚亂。作為互聯網業態的新變化、新形勢,“網紅”似乎太草根、太商業化,難以助力社會管理者對于輿論場的引導和建設,但霍金能迅速成為“網紅”則充分說明,其在形式上適應了網絡新趨勢,并不妨礙在內容上起到引導和增進輿論場正能量的作用。

  如今,信息渠道已顯現出明顯碎片化特征,要想使信息得到有效傳播,乃至使“粉絲穿透幾乎所有階層、人群的壁壘”,“網紅”化的、人格化的傳播模式無疑是適應當下輿論場變化的新路徑。除了霍金本人對人類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及其身殘志堅的感人故事外,霍金本身就有“網紅”和段子手氣質。他會在電視劇和電影中客串角色,會創作歌曲,更重要的是會幽默,還有小怪癖。這樣極具人格魅力的“網紅”的出現,恰恰證明這種傳播方式的有效性,能滿足目前輿論場的需求。想要引發和提升輿論場的正能量,一個極具正面積極意義的“網紅”人物,能起到“四兩撥千斤”的效果。

  當前,不僅移動互聯網時代下傳播渠道日益碎片化,信息接收群體也呈現出高度多樣化、“族群化”的趨勢。在受眾“族群化”的大背景下,更加需要多樣化的“網紅”類型,進行“因人而異”式的引導,才能盡可能多地帶動每一個互聯網“族群”參與到輿論場的正能量建設中來,不讓輿論場存在被忽略的群體和沒有被占領的空白和“死角”。須知,很多輿情熱點事件,往往是從一些之前不被關注的“族群”和極具個性化的互聯網關注領域所產生的。與其等到釀成輿情后再去關注這些網絡“族群”,倒不如事先打造有足夠吸引力的多樣化“網紅”與這些“族群”形成良性互動。(黃沛:湖北日報荊楚網輿情中心)

關閉

中共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 © 版權所有
承辦: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
技術支持:長安通信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京ICP備14042428號

Produced By CMS 網站群內容管理系統 publishdate:2020/05/09 14:47:52
午夜国语自产拍在线观看不卡,欧美在线va自拍非洲高清亚洲,美女一本在线亚洲电影,欧美日韩欧美日韩亚,欧美日韩国产成人,欧美日产欧美日产国产精品,欧美成人高清,欧美αv日韩αⅴ亚洲,日本成人免费电影,亚洲 欧洲 日产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