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程維:出行浪尖上的舞者

2016年12月23日 18:28 來源: 網絡傳播雜志

  8月1日,一場出行領域的收購大戲幾經起伏,在真與假的猜測中終于塵埃落定:滴滴與Uber中國正式對外公布,滴滴出行將收購Uber中國的品牌、業務、數據等全部資產。這意味著,滴滴出行創始人程維將掌握350億美金的估值。

  年少經事,程維不到而立之年便決心用互聯網技術改變人們的出行狀況。“滴滴是一家年輕的創業公司,我們是一個年輕的創業團隊。”這是程維在很多場合演講的開場白。至今,滴滴的發展軌跡剛剛走過四年。

  努力到無能為力,上天就會給你開一扇窗

  在創立滴滴之前,程維是阿里巴巴最年輕的區域經理,積累了扎實的銷售經驗和能力。下定決心創業后,他仍在阿里待了9個月,思考創業方向。不可否認,這一代創業者或多或少地都生活在巨頭的陰影里。“但在細分領域,如果做得足夠好,一定能夠打敗巨頭。”程維便是以這樣的思路,開啟了打造一站式移動出行信息平臺的創業之路。

  找來幾個合作伙伴,手中握著80萬資金,程維在中關村創立了小桔科技公司。2012年秋,程維帶著技術團隊研發的打車軟件向北京市交通委做演示,兩次呼叫后,30秒過去了,一次都沒有響應。“我當時就想找個地洞鉆進去,關鍵時刻它居然不響應。”回憶起當時的尷尬場景,程維現在仍會臉紅。就是這次失敗的演示,讓程維感受到了技術短板是怎樣一種切膚之痛,也為日后建立滴滴研究院埋下了伏筆。

  攻克軟件難關后,當務之急是尋找出租車司機進行合作。而當時的情況是,100個司機中只有不到20個人有智能手機,如何說服司機安裝軟件便是不小的挑戰。程維團隊計劃兩個月安裝1000個,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殘酷,他們一天只能安裝七八個,超過10個便是巨大的突破。“我真的不知道公司什么時候能做起來”,但程維接著又說,“當你努力到無能為力,上天就會給你開一扇窗。”

  這扇窗,便是2012年冬天的一場大雪。

  2012年11月3日,北京下了一場大雪。那一天,滴滴打車上線以來訂單首次突破1000個,在那場大雪后,滴滴的訂單量呈爆發式增長。隨后,滴滴開始開疆拓土:2014年8月,滴滴專車上線;2015年5月,滴滴快車推出;2015年6月,滴滴順風車開始進入人們的視野,滴滴代駕、滴滴巴士、滴滴試駕等,一站式出行平臺的架構逐漸完整。

  程維自己不會開車,但他和他的同事用互聯網技術連接了中國超過一千萬輛汽車,用分享經濟的模式為超過3億的用戶提供出行服務。

  打則驚天動地,合則恩愛到底

  程維決定做打車軟件的那一年,智能手機尚未全面普及,定位系統并不穩定,“互聯網+”仍未紅火,網絡約車還是新鮮事物,在交夠了市場教育的學費后,滴滴的競爭對手也如雨后春筍般成長壯大起來。

  2013年,滴滴開始跟他的第一個對手搖搖招車過招,而贏下搖搖靠的是對發展方向的判斷力和執行力。前腳剛結束與搖搖招車的競爭,后腳杭州的快的便拔地而起,隔著京杭大運河與滴滴南北較勁。為此,程維和快的CEO呂傳偉各自放大招—這是一場“支付+紅包”的大戰,是出行排名第一和第二的公司之間的一次戰斗,也是你來我往、不斷攻守轉換的一次交手。作為滴滴出資方的騰訊CEO馬化騰事后回憶這場大戰時稱,就像高手過招一樣,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從日虧損2000萬到日虧損4000萬,誰也不敢率先停止。直到2015年2月14日,滴滴和快的一拍即合,過上了“情人節”。程維跟呂傳偉簽署協議的時候,在紙上寫了一句話:打則驚天動地,合則恩愛到底。

  然而,好景不長,隨著Uber強勢進入中國,程維遇到了嚴重挑戰。Uber CEO卡蘭尼克找到滴滴,對程維提出:要么接受其40%入股的要求,要么Uber會在中國投入超過10億美金。這次不愉快的會面觸動了程維的神經,更加堅定了他打造中國人領導的全球最大的一站式出行平臺的決心。

  2015年5月25日,滴滴為應對Uber挑戰上線了滴滴快車,啟動橙色星期一活動,持續兩周,讓全民免費坐快車。一年多時間過去了,程維的決心有了成效,今年8月1日,滴滴宣布收購Uber中國,完成了大案并購。

    萬物互聯是個美好的愿景

  在中國,根據現行客運管理規定,非出租車的攬客行為通常被視作“非法運營”。程維是出行行業變革的開創者,他正在與一項多年來不曾打破的舊體制博弈——出租車壟斷制度,除了將出租車聯網,他還將觸角伸向專車領域。

  專車進入公共運營行業,被一些地方政府認為是“侵犯”了傳統出租車行業的既得利益,然而,今年7月28日,交通運輸部等七部委發布《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宣布網約車合法,這也是全球范圍內第一部國家級的網約車法規。

  行走在與舊體制博弈的邊緣,程維對改變人們出行方式的信念堅定不移。互聯網的發展會改變傳統產業的生產、經營方式,最終促進產業變革。“互聯網催生了分享經濟,而分享經濟改變了我們社會資源的分配方式。”程維的這種堅持,在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教授周其仁看來,是在促進一場翻天覆地的改革。“看到滴滴,就像當年看到小崗村一樣”。

  當年安徽小崗村的18名農民冒著極大風險,在土地承包責任書上摁下手印,拉開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序幕。38年后,推動互聯網時代的“小崗村”改革絕非易事,程維把自己的這種狀態形容為沒有盡頭的路。“就像一艘船,船長是不能棄船的,船沉了船長要跟著一起死。”程維深知,滴滴把住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浪尖”,會在移動互聯網發展的浪潮中前行。(文/本刊記者 潘樹瓊 漫畫/朱自尊)

關閉

中共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 © 版權所有
承辦: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
技術支持:長安通信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京ICP備14042428號

Produced By CMS 網站群內容管理系統 publishdate:2020/05/09 14:47:52
午夜国语自产拍在线观看不卡,欧美在线va自拍非洲高清亚洲,美女一本在线亚洲电影,欧美日韩欧美日韩亚,欧美日韩国产成人,欧美日产欧美日产国产精品,欧美成人高清,欧美αv日韩αⅴ亚洲,日本成人免费电影,亚洲 欧洲 日产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