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滬江:共享優質教育資源

2017年03月17日 14:43 來源: 網絡傳播雜志

 

  2015年11月24日,滬江的包子老師在給云南西雙版納龍林小學的孩子們上繪本美術課《愛的禮物》。孩子們先聽老師講故事,然后在老師的指導下畫出自己的美術作品。供圖/滬江

  扶貧先扶智,擺脫貧困的關鍵在于教育。《網絡扶貧行動計劃》實施的網絡扶智工程,將加快提高貧困地區教育水平和就業創業能力。

  互加計劃(又名“互+計劃”),是滬江教育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滬江”)在2015年10月推出的支持中小學公益課程項目,該項目希望通過互聯網學習的方式改變傳統教育,實現優質網絡課程在全國各地的共建共享,努力讓偏遠地區的學生也能享有優質的教育資源。

  2016年11月,互加計劃成功入選國家網信辦公布的網絡扶貧“雙百”項目名單。目前,互加計劃已經連接起河南、四川、貴州、新疆、內蒙古、吉林等近30個省份的上千所中小學,舉辦超過上萬次直播課程與活動,受益老師超過30000名,影響了50余萬學生。

  網絡扶智,攻堅教育底部

  2000年,當所有人都在為新世紀的到來而歡欣鼓舞的時候,四川涼水井中學的校長卻對學校的未來一籌莫展。

  涼水井中學地處農村,坐落于山頂之上,從山腳到學校需繞過29道彎,徒步需要花費一個小時以上。多年來,學校辦學條件差、學生流失嚴重、升學率極低,年輕優秀的教師也不愿留在這里,學校隨時面臨著被撤并的危險。29道蜿蜒的山路仿佛29個關卡,擋住了孩子們通過知識走出大山的路。

  涼水井中學的情況在中國并非個例。據《中國農村教育發展報告2016》顯示,全國共有不足100人的小規模學校126751所,其中鄉村小規模學校有111420所,占鄉村小學和教學點總數的55.7%。小規模學校在基礎設施、教師隊伍、教育管理、教育內容等方面存在諸多問題,生存狀況不容樂觀,而他們卻承擔著中國農村“后20%”兒童的教育,是農村教育的薄弱環節。農村小規模學校如何走向“小而美”,是中國教育底部攻堅的重大難題。

  伴隨著互聯網在全球范圍內的普及,傳統教育模式正在發生改變——任何人都可以通過互聯網連接到各種各樣的學習資源,一個優秀教師從只能服務幾十個學生到可以同時給幾千甚至幾萬個學生上課,互聯網的出現極大地釋放了優質教育資源的價值。

  現在,涼水井中學已經發生了巨變。與滬江互加計劃合作后,學生可以隨時“走進”全國的優質網絡課堂,教師隊伍也得到了系統化網絡培訓的機會。2016年,涼水井中學有一半學生考上示范高中,甚至有城里的家長帶著孩子慕名而來。

  “我們播下的種子在這些鄉村學校的土地中發芽,讓這片土地發生了改變。”從2015年10月開始,滬江首席教育官吳虹就帶著互加計劃團隊到各個鄉村學校中去。現在,他們播撒在這些鄉村學校的種子已然發芽,開始迸發出勃勃生機。

  一根網線,聯通你我世界

  地處四川宜賓大山深處的白云小學是全國十幾萬所小規模學校的典型代表。在這個仿佛被世界遺忘的角落,鄒長江老師為了僅有的10個學生堅守著。直到2015年10月,白云小學加入了互加計劃,一根細細的網線,第一次將白云小學與大山外的世界連接起來。

  通過滬江CCtalk直播教室,白云小學接入了繪畫、音樂、英語等課程。此后,學生們常常圍坐在教室里磨得發亮的水泥講臺邊,通過學校里唯一的一臺臺式電腦,聆聽來自全國各地的優秀教師授課。

  據教育部發布的《2016年全國教育信息化工作專項督導報告》,截至 2016 年6月,全國中小學互聯網接入比例為87.5%,全國普通教室全部配備多媒體教學設備的中小學比例為56.6%。基礎設備的配備到位為進一步推動數字教育資源的接入提供了物質保障,大規模、可持續的優質課程資源的接入則是促進小規模學校信息化教育、完成“小而美”發展的重要一步。過去,對于農村小規模學校而言,接入優質教育資源的最大的阻礙在于缺乏連接的路徑,而互聯網的出現打破了這一屏障,互聯網教育開始改變鄉村學校。

  一年后,鄒長江調任到只有16名學生的新店小學。基于白云小學的實踐經驗,鄒長江為新店小學帶去了教育新理念。“互聯網課堂的接入彌補了學校自身師資的不足。我見證了白云小學的學生們通過在線課堂向大城市老師們學習所帶來的變化,他們變得更加自信、健談。對我而言,從學習現代化技術到理解使用現代科技的重要性并非易事。但是我會努力將這些想法傳遞給新店小學的老師們。”

  如今,白云小學雖然已經因為撤點并校而消失,但白云模式和白云故事正在讓越來越多的農村小規模學校從中得到啟發。

  分享思維,打破時空界限

  從2014年9月1日“Hello,我們荊家中學也有自己的社團了”的帖子在滬江社團上首次發布開始,三萬余個社團帖記錄了學生們的成長歷程。

  滬江社團的成立,讓山東淄博市桓臺縣荊家中心中學的語文教師王菲看到了新的可能性。她認為,語文要靠練習來增強表達能力,于是她開始在社團上建各種作業帖,給學生布置任務,如讀書會、朗讀會、小作文等,更要求學生在回復他人的帖子中學會交流。

  在兩年多的互聯網教學中,除了新的授課方式,王菲更理解到了互聯網的重要特質——分享。最初,荊家中學是需要被幫助、被給予資源的學校;現在,荊家中學經歷兩年的探索,已經成為了山東省教育科研實踐基地。“即便這里是農村,但我們的教學理念比很多地方都更先進!”王菲自信地說。現在,她的課堂不僅展現給荊家中學的同學,更在CCtalk平臺上向全國各地的學生、老師、家長進行直播。

  除了互聯網教育外,互加計劃充分利用互聯網的優勢,聯合各大高校創新開啟“互聯網+支教”模式,并為解決留守兒童成長過程中缺乏父母關愛的問題而搭建了親子溝通平臺,讓在城市務工的父母與遠在山區的孩子打破時空限制,實現跨地域在線交流。

  可以想象,未來,鄉村學校將會探索出一條適合自身發展的互聯網教育道路,互聯網學習也將成為鄉村學校常態化的學習方式。比如更好地幫助鄉村學生完成個性化學習、滿足不同的學習需求,促進教師進行跨地域互動交流、聯合教研,甚至讓通過互聯網開展鄉村教師自我培訓成為可能。

  隨著互聯網思維嵌入農村學校的課堂,“互聯網+”已在更遠處播下了教育的種子。我們有理由相信,東西部、城鄉間的教育差距將進一步縮小,20%的教育底部必將被攻克。(孫語冰)

關閉

中共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 © 版權所有
承辦: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
技術支持:長安通信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京ICP備14042428號

Produced By CMS 網站群內容管理系統 publishdate:2020/05/09 14:47:53
午夜国语自产拍在线观看不卡,欧美在线va自拍非洲高清亚洲,美女一本在线亚洲电影,欧美日韩欧美日韩亚,欧美日韩国产成人,欧美日产欧美日产国产精品,欧美成人高清,欧美αv日韩αⅴ亚洲,日本成人免费电影,亚洲 欧洲 日产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