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重塑網絡空間軍民融合人才培養

2017年09月15日 15:15 來源: 網絡傳播雜志

2017年7月3日至5日,第五屆中國指揮控制大會暨第三屆中國(北京)軍民融合技術裝備博覽會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舉行。本屆博覽會吸引了260余家高新技術企業參展,重點展示指揮信息系統、軍事訓練仿真、網絡信息安全等高新技術裝備。供圖/CFP

  2017年6月20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主任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強調,把軍民融合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特別提出要在海洋、太空、網絡空間、生物、新能源五大新興領域求突破,在基礎設施建設、國防科技工業、武器裝備采購、人才培養、軍隊保障社會化、國防動員等領域深度推進軍民融合。

  網絡空間成為并列于海、陸、空、太空的“第五領域”,未來將成為世界各國的主戰場。美、俄等國均加緊網絡作戰準備,特別是在網絡空間的人才培養和學科建設方面,出臺相應的措施。因此,我國網絡空間安全建設,特別是網絡空間學科建設和人才培養,是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最現實、最艱巨、最緊迫的使命和任務。

  主要問題:體制機制不健全,人才結構失衡

  網絡空間安全軍民融合人才培養的頂層設計和統籌規劃缺乏,體制機制不健全,軍地合力育人工作滯后。

  一是軍隊和地方沒有權威的領導機構對軍隊網絡空間軍民融合人才培養工作進行統籌管理,軍隊和地方的作用定位不明確,缺乏網絡空間軍民融合人才培養體系總體規劃,發展戰略模糊、學科門類規劃不合理,培養規模和層次偏低,導致無法從國家發展戰略全局高度統籌規劃軍地網絡空間人才培養。二是軍地融合的培養體制嚴重滯后于網絡空間的發展進程,缺乏相應的編制體制、資源配置、政策法規等,嚴重制約著軍民通用的網絡空間人才培養向深層次發展。

  網絡空間安全軍民融合人才培養模式缺乏活力,產學研嚴重脫節,軍地聯合教研不銜接、基礎條件一體化保障缺乏。

  一是隨著網絡空間安全技術和應用領域快速更新,安全風險層出不窮,網絡攻擊和防護的對抗日益激烈,加劇了網絡空間安全人才培養與實際需求的脫離。在當前網絡空間安全人才培養體系下,很難在短期內修復網絡空間安全人才培養與產業界需求的脫節問題。二是教育界和產業界共同呼吁產學研合作聯合培養人才,然而,實際執行效果不佳,企業傾向于“掐尖”網絡空間安全專業畢業生,軍隊院校培養模式封閉滯后,缺少針對性的實習、實訓培養體系。三是網絡空間安全人才培養的基礎設施及平臺相對缺乏,網絡空間屬于工科學科,人才培養需要大量的仿真實踐,據不完全統計,我國建設的與信息安全有關的國家級重點實驗室有5個、國家級工程中心有3個,遠遠不能滿足實際所需。

  網絡空間安全軍地通用人才結構失衡,高端創新型人才極度匱乏。

  從我國網絡空間安全人才教育程度來說,本科學歷的信息安全人才占據較大比重,高達61.8%;碩士研究生以上學歷的約占9.6%;大專約占25.2%;其他約占3.4%。網絡空間安全學科綜合了通信、電子、計算機、數學、物理、生物、管理、法律等學科,是一門新興的交叉學科,涉及眾多領域知識和技術。目前,我國具備卓越的網絡空間安全知識和技術的核心技術攻關型人才與高端戰略型人才十分匱乏,且梯隊化培養機制尚未形成。

  缺少網絡空間安全領域的專才,在發現、培養和使用中難以成長和成功。

  目前,我國對網絡空間安全專才的選拔和培養投入不足,尚未建立針對性的發現和培養體系以及認可機制。網絡空間安全專才無法完全為國家網絡空間安全事業所用,甚至其中一些人成為危害國家網絡空間安全的潛在因素。其原因包括:“黑客”是一把雙刃劍,如果才能用反了方向,對國家、社會和個人都不利,人們總是擔心“培養出太多的黑客”。國內外的事實證明,常規的學歷培養體系很難培養出頂級的“黑客”,許多頂尖“黑客”偏科嚴重,考試不及格,被認為是“差生”,他們缺少社會的認可,才能往往被埋沒。在當前網絡空間安全人才培養體系下,無法保障網絡空間安全的“奇才”和“怪才”的產生、成長和成功。

  應對策略:加強頂層設計,創新人才培養模式

  加強頂層設計,統籌規劃軍地網絡空間安全人才培養體系。

  一是從國際競爭、國家安全保障的角度提出網絡安全人才培養的戰略需求。厘清保衛網絡主權的基本原則和核心策略,界定各網絡主體在網絡安全管理中的責任權利,進而明確對網絡空間安全人才的具體需求。根據我國網絡空間安全的發展現狀,引導行業和用人單位部署內設機構。設置相應崗位、確定人員編制,推動網絡空間安全崗位體系的建立,為網絡空間安全認證和培訓提供市場需求。二是指導完善我國網絡空間安全人才培養體系。明確人才培養和培訓目標,保障人才培養有的放矢,基于此,進一步制定培養和培訓內容、質量認證標準、培訓機構資質、培訓組織與實施過程、專業人才庫等一系列規范和標準。

  建立網絡空間安全軍民融合人才培養體制和運行機制。

  一是健全各級軍民融合人才培養體制。領導管理機構完善軍民融合式人才培養體制,加快推進軍隊教育資源與社會教育資源的融合程度;發展產學研軍民融合式人才培養體制,建立起利用科研院所、工廠企業培養人才的體制。二是建立軍民融合運行機制。嚴把人才培養選人關口,軍地合力建立一套科學、嚴格、規范的選拔錄取制度;全程跟蹤軍民融合式人才培養各個環節,建立以政治素養、文化學習、軍事訓練為主要內容的綜合素質評估制度;落實人才培養中各方的責任,建立清晰的責任制度,保證各項工作各個環節不掛空檔;軍地要建立軍民融合式人才培養信息反饋制度,要定期溝通,有效反饋,確保人才培養工作健康有序開展。

  創新網絡空間安全軍民融合人才培養模式,構建網絡空間安全的學歷培養體系。

  一是積極探索軍民融合式人才培養的新途徑新方法,開展該領域的軍地聯合辦學。充分借助地方高校專業優勢培養國防和軍隊建設所需人才;拓展依托社會資源培養人才的途徑。二是構建網絡空間安全層層遞進的學歷培養體系。針對不同類型、不同層面、不同技術領域的人才設立系統化的培養目標。以本科生“厚基礎、寬方向”和研究生“分類指導、分軌培養”為指導方針設定培訓內容。采用以高校為主導的“校際合作、校企聯合和政府支持”的方式,制定產學研合作,包容多模式、多軌道的培養方法。建立完善的網絡空間安全學歷培養體系涉及4個關鍵要素:外部資源環境、師資隊伍、科學研究和人才培養。師資隊伍和外部資源環境為人才培養和科學研究提供基礎支撐,人才培養和科學研究形成良性的相互促進關系。具體建議如下:

  1.師資隊伍建設。軍地共建共用師資隊伍建設、持續提升師資水平是提高學歷培養質量的根本。以網絡空間安全一級學科為牽引,進一步吸引國內外、軍內外高水平科研、教學人員,甚至產業界高端人才,擴充網絡空間安全學科教師隊伍。

  2.教學模式創新。軍地要聯合為學生提供多種類型培養方案,學生根據自身的能力、興趣和未來規劃自由地選擇培養方案。給學生充分的自由度,讓他們充分發揮自己的特長。各個培養方案之間相互聯系,側重點互補。

  3.科研能力提升。堅持服務國家,支持軍隊,目標與鼓勵自由探索相結合的科研模式,培養學生發現前沿性問題和探索新的方法解決問題的能力。科研與教學相結合提升學生科研實踐能力。

  4.產學研通力合作。院校教育和產業界深層合作,通過聯合實驗室、科研項目合作、聯合課程建設、學生實習實訓等手段積極探索產學研共育網絡空間安全人才的機制。

  加強網絡空間安全軍民融合人才培養法律法規和條件建設,建立網絡空間安全的職業培訓、認證和評估體系。

  一是加強國家層面制度和條件建設。增強軍民融合式人才培養法規意識,以法促融,以法培養,以法促軍地社會資源整合。有效統籌協調國家、軍隊、社會之間培養關系,使該項工作系統化、規范化;完善軍民融合式人才管理法律法規,明確征用辦法及激勵辦法,提供政策及制度保障;建立軍隊科技人才安全、保密管理法規,加強對科技人才宗旨使命和職業道德、保密安全教育,確保事業安全和個人安全。網絡空間安全人才的培養需要真實的工程仿真實踐,加強仿真實踐平臺建設,建立國家級網絡靶場,并保持實時更新。

  二是出臺網絡空間安全精英人才的發現與培養標準。遵循“因材施教”“早發現、早培養、早鍛煉”的原則,要鼓勵學生“劍走偏鋒”。建立我國網絡空間安全專才發現與培養體系,特別是青少年專才的發現與培養體系,吸引青少年學習網絡空間安全知識,盡早發現青少年專才。創立道德黑客學校和培訓班,設立網絡空間安全青少年發展基金,以資助網絡空間安全青少年專才發現和培養。

  三是建立網絡空間安全的職業培訓、認證和評價體系。網絡空間安全的職業培訓與認證和評價體系是我國網絡空間安全人才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針對性和實用性強,體現在培訓目標和課程等根據崗位實際需求和執業認證標準確定。培訓形式多樣,培訓時限彈性,培養對象不受限制,教學形式靈活。在計算機學科或者網絡通信學科評價體系基礎上,逐步改進和完善網絡空間安全學科評價體系。(李明海:國防大學網絡空間研究中心副主任)

關閉

中共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 © 版權所有
承辦: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
技術支持:長安通信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京ICP備14042428號

Produced By CMS 網站群內容管理系統 publishdate:2020/05/09 14:47:54
午夜国语自产拍在线观看不卡,欧美在线va自拍非洲高清亚洲,美女一本在线亚洲电影,欧美日韩欧美日韩亚,欧美日韩国产成人,欧美日产欧美日产国产精品,欧美成人高清,欧美αv日韩αⅴ亚洲,日本成人免费电影,亚洲 欧洲 日产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