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淺析知識付費閱讀與版權保護形勢

2019年05月21日 15:18 來源: 網絡傳播雜志

  中國的網絡模式一直以免費和共享為主,互聯網大數據市場規模在茁壯成長的同時,相關知識產權糾紛和創新障礙也層出不窮。當前付費技術和付費觀念逐漸普及,我國知識付費的時代即將到來。但要避免“劣幣驅逐良幣”,還須以鼓勵消費理性、知識創新和版權保護為主要導向,鼓勵有價值的精品內容生產和創新環境的營造。

中國網絡版權產業正在崛起。供圖/視覺中國

    知識付費時代即將到來

  據《2017年互聯網輿論場發展研究報告》分析,知識付費和知識變現的新方式逐漸引發關注。具體來說,資本和商業利益對于圈層化的移動網絡傳播也形成了很大的影響。一些知識付費、有償問答和會員訂閱的實踐,提升了互聯網創新變現和知識產權的價值。以知識問答、付費閱讀為代表的高品質知識消費也成為2017年的引爆點。芝士超人、西瓜視頻“百萬英雄”等推出有獎知識問答,吸引大量網友參與。

  知乎、得到、喜馬拉雅等新興平臺,以知識付費名義打造的各種實用性、功能性課程,拓寬了付費閱讀的用戶基礎。百度、今日頭條、騰訊也都在厲兵秣馬,開發試驗性新聞收費產品。當前,付費技術和付費觀念逐漸普及,知識付費、知識變現的時代即將到來。國外《紐約時報》、國內財經類媒體也在付費閱讀方面取得進展。截至2017年底,《紐約時報》已有260萬的數字付費用戶,全年訂閱收入已超過10億美元,占總收入的60%以上。《經濟學人》則聲稱,在全球范圍內,對其數字版有付費潛力的用戶達7800萬。

  據艾媒咨詢報告顯示,中國知識內容付費用戶規模呈高速增長態勢,2017年將達1.88億人。在優酷、騰訊視頻、愛奇藝等推出會員付費訂閱后,得到、知乎Live、豆瓣時間等推出的付費問答也都獲得知識產權商業模式的實現。

  新聞付費閱讀方面,財新網曾于2017年10月上中旬以吸引周刊訂戶的方式,進行了預售。2017年11月6日以后,此前所有周刊訂戶將免費升級為“財新通”用戶。大批新讀者加入財新付費讀者群。財經新聞付費閱讀,已為國際慣例,但在國內全面推行尚屬首次。財新傳媒的這一舉措引發了業界和市場的廣泛關注。

  據中國產業信息網顯示,有調查發現,付費用戶較多分布于互聯網主流青年人群,特別是20-35歲的處于上升期的職業人群。目前知識付費用戶主要以90后為主,其中,知乎Live、豆瓣時間的90后付費用戶占比均超40%;在視頻付費方面,20-29歲群體是視頻付費用戶最大群體,占比為44.2%;在音樂付費方面,18-35歲群體的付費意愿最強烈,占比為76%。

    侵權頻發鼓勵版權保護

  也有觀點認為,知識價值變現合理的限度和標準就在于知識產權與公共社會責任之間的權衡。從全局來看,互聯網也不可能變成有償知識的富人俱樂部,其發展應避免精英網絡議程設置相對孤立化的局限。互聯網競爭格局將有助于保障新聞公共產品的社會滿足。而面對網上存在的“抄襲”和內容侵權現象,要想真正避免“劣幣驅逐良幣”,還須回歸消費理性,以鼓勵知識創新和版權保護為主要導向。

  中國市場情報中心有關統計顯示,到2018年,我國大數據市場規模將達到463.4億元。大數據的可復制性和可重復利用性為產權保護提出了種種挑戰。2017年4月15日,《騰訊知識產權保護白皮書》顯示,自2015年1月至2016年12月,微信共收到針對個人賬號侵權訴訟107000余件,其中,知識產權侵權投訴主要涉及商標權、著作權、專利權,占比分別為9%、7.5%和0.2%;同時期,微信共收到針對公眾號文章侵權投訴61000余件,其中著作權和商標權侵權投訴分別占總投訴數量的41%和10%。

  內容生產領域成了抄襲的重災區。近年來,從“摘抄好詞好句”到“洗稿”“融梗”,有網友調侃“抄襲的時代過去了,高級抄襲的時代到來了”。有人將“洗稿”借用前人偷詩的行為,將其分為“偷語”“偷意”“偷勢”三重境界。微信公眾號“人民日報評論”認為,僅有“偷”出不了真正的好詩。這樣的洗稿,換湯不換藥,本質上還是剽竊和抄襲。只是目前的查重軟件無法識別認定,現有的法規也沒有相應的約束條款,原創作者投訴無門,被“洗稿”已成為心中難以言說的痛。

  2018年2月20日,有不少視頻網站用戶發現,可以直接使用賬號密碼登錄“快視頻”,甚至連ID、頭像都被盜用。隨后,微博“共青團中央”“環球時報”等官方賬號發文明確表示遭侵權。2018年9月14日,針對重點短視頻平臺企業在專項整治中的自查自糾情況和存在的突出版權問題,國家版權局約談了抖音短視頻、快手、西瓜視頻、火山小視頻等15家重點短視頻平臺企業。

  也有不少內容平臺,如大風號和一點資訊后臺的打通,通過內容創作者的合同條款可直接技術性地復制作者填寫的微信公眾號內容,如果作者不愿意轉載,只能從后臺一篇篇刪除,實際上這種做法是否合理值得商榷。

  大數據時代的知識產權保護難點在于既要開放大數據,同時也要限制侵權濫用。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中關村法庭庭長認為,目前大數據軟件很容易遭到侵權,比如被抄襲,或者大數據軟件作品被第三方惡意修改,第三方對大數據軟件進行屏蔽,進而產生侵權行為。但在這個侵權過程當中,侵權方有可能會提出技術中立的抗辯。他表示, “侵權方式在技術上中立還是在內容上中立是有區別的,目前涉及這方面的糾紛對于大數據軟件是內容還是技術,并沒有定論,這是大數據軟件著作權中的一個難點。另外關于大數據軟件雷同的判定過程當中,怎么判斷實質性相似的問題,也是司法實踐當中遇到的一個基本難點。”

  當前,我們正面臨網絡數據法律政策環境的巨變,用戶數據保護體系將會越來越嚴。被稱為“歐洲史上最嚴格數據保護條例”《一般數據保護條例》(GDPR),已于2018年5月25日正式生效;美日等多個國家也有新的法律出臺。

  我國近年來有關數據隱私相關法律也在逐步健全,如《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信息安全技術 個人信息安全規范》也于2018年5月1日實施。未來有關數據隱私和網絡信息安全的法治建設將會加快。對此,我國互聯網企業與媒體應該增強法律意識,在推出付費閱讀模式的同時,盡快制定完善用戶數據隱私保護預案。(劉鵬飛:人民網新媒體智庫高級研究員,人民在線副總編輯)

關閉

中共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 © 版權所有
承辦: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
技術支持:長安通信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京ICP備14042428號

Produced By CMS 網站群內容管理系統 publishdate:2020/05/09 14:47:54
午夜国语自产拍在线观看不卡,欧美在线va自拍非洲高清亚洲,美女一本在线亚洲电影,欧美日韩欧美日韩亚,欧美日韩国产成人,欧美日产欧美日产国产精品,欧美成人高清,欧美αv日韩αⅴ亚洲,日本成人免费电影,亚洲 欧洲 日产第一页